🤐我的独立的难以启齿

date
Apr 19, 2022
slug
night11
status
Published
tags
价值
心态
性格
初中
父母
生命
summary
今天没简介
type
Post

难以启齿

开始接触工作是在大四,实习,每个月到手也就2000,那时候和舍友两个人拿着家里的资助在深圳住在一个小地方。每天通勤就是1个半小时,回到家筋疲力尽,没钱点外卖,自己做,吃到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。面对第二天的工作,打开电脑就开始操弄了……
也没有什么被人照顾,也就这样过来了。
 
当时想,自己多少也算暨大毕业,在一个公益团队的小组织里也做的不错,一定要靠自己做点成绩出来。无论对朋友也好,还是对父母也好,也极少说自己需要帮助。
”不怕物理条件多苦,精神一定要硬气点“,确实我也做到了,无论多差,也不会差过我在初中内宿那段时间,初中都熬过来了,这我还怕什么。
这种状态多少维持了半年,也逐渐让我意识到一件事情,靠自己的力量是很难解决我生活和工作的问题的。这种“硬气”的自尊心,到解决不了问题的困境面前,一点价值都没有。
随着毕业论文和毕业设计临近,这种状态在半年的末尾就慢慢结束了。
 

第二种难以启齿

工作之后,多少会用到一些钱,基本都是和我妈妈拿的。无他,想在老爸面前“硬气”点。但总体上,自己宁愿刷信用卡给利息也尽量不会和家里人要钱。
这种状态过了一段时间,身边的朋友也有了变化,大家从实习的状态离开了,有的去了大企业,有的创业,有的工作没多久成了全职妈妈,有回家继承家业的……
大家变化挺大,也都变得挺好,相比之下,“硬气”这种想法多少有点被现实消磨了的感觉。独立、自力更生,这种想法没有错,甚至一定程度上我也因此受益,它让我“被迫”学会了在大城市生活、生存的经验,像修马桶、修水管、修电器改线路,当初我是没想过我因为穷而学会的。
说回去,回过头看,大家变好了,是充分调动了身边的资源。再加上自身的能力和抓住的机会,往往让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超过刚启程进入社会的自己的能力,结果是让自己生活和工作变得更好了,也反过来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和朋友,有更多的回馈了。
而理解这件事情的自己,也已经是毕业三四年后了。
 

第三种的难以启齿

要独立,这件事情,多少是和童年有关系的。

“十八岁的独立”

上大学之前,我最记得的是我爸最经常说的,“外国18岁就开始不拿家里人钱自力更生了。你要努力”。小孩子,叛逆嘛,初中那时我想,你不愿意拿钱,那好,以后我自己挣。当然我知道不是那个意思,国外也不是那回事,多少就埋在潜意识里,我自己也拿不掉。

弱肉强食

我从小就白白净净瘦得像猴。我读初中的时候,比我高的自然不说,比我矮的也壮的厉害。在内宿生里,我还是隔壁镇的,我说不利索他们的方言,也不怎么听得懂。同学大多数都是同一个小学的,我这个局外人,说不上话。刚开始,玩也玩不在一块,聊也聊不在一块,只能听课学习了。好家伙,这一搞,再加上小时候我妈教的一些基础,直接上了学校前50。我小学可是只有中等水平……
受老师器用,也开始多少有点女生缘,在内宿里就开始被人欺负了。内宿的生活里,压抑。一个房间,16个人,每天只有不到2个小时的自由时间,却有鄙视链、有小团体、有“黑白”两道混的“大佬“、还有类似香烟这种硬通货的贿赂,那就更别说欺弱霸凌,打架动武这种事了。我被欺负只是偶尔几次,也不严重。幸运的是我成绩好,人缘不差,在“黑”里的人也认识一两个,再加上多少有点被老师盯着照顾,多数情况我都是这些事的旁观者。
但我也学会几个道理。一是,这种社群,或者说,这个“系统”里,是嵌在学校这个大系统里面的;二是“上面有人”,借力出力,永远都是解决问题最快的方式;三是,价值观就是终局,你和谁同步,最终你就在哪。

怕消耗别人的生命价值

回过头看我爸妈的人生,多少有点感觉逃脱不出普通人的轮回,学习成长,生儿育女,颐养天年……
我一直希望我爸妈活得更自我,更像自己,多少可以“不负责任”一些,不用一直用”我是父亲/母亲”,“我是儿子/女儿”的想法来做每一个决定。这种活法,多少会受点怨气,不是所有人对所有事都能领情的,这既是沉重的爱,也是沉重的负担。
我明白我需要的帮助,我需要的钱,一旦说出口,我爸妈多半是不会有抗拒来帮我的。我既然决定不这么活,也不希望我爸妈这么活,所以如果我说出口了,不也就成为消耗我爸妈生命的帮助犯了吗?这种想法,也是难以启齿的一部分。
既然逃脱不出普通人的轮回,我也不希望成为助长轮回的一部分。这其实里面没有错。我爸妈已经决定人生最大的价值是养育出我们两兄弟,我虽然不认可这种价值观,但无可辩驳的是,我是其中的受益者,我是没办法置身事外的。
我爸妈常常和我说要分清事物的是非黑白,这既不可能黑也不可能白,这种人生的课题,必然会轮回到我身上。我现在的思绪,我成了我父母这个角色的时候,能多少帮到我去换位思考吗?可能需要等我十年后再说了。
 
 
 
人不可能完全独立。现在没多少事情是你直接产出价值的,一方面你在工作里需要协作产生价值,另一方面你在生活里通过消费维持生活。
独立不独立,站在不同维度看,答案不一样。
我们所说的独立的魂灵,意识里有多少是社会群体意识的投射呢?决策里有多少是激素和生命本能的驱使呢?是吧。
今晚没有评判和答案,随便聊聊。
 
 
 
今天一整天都在收拾从深圳搬回来的东西。5年的工作,没装满一车货拉拉小面。
物质上我拥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
经历里我积淀多少有价值的思考
生命里我结实多少有价值的友人
除了一车四箱五年十春秋,我并不懂多少。
 
 
 
 
回家第三天,作诗一首:
衣服放着第二天神奇地变干净了 不用美团外卖起床也有饭了 这种神奇 是爸妈的魔法
 
 

© 陈新彦Arvin 2021 - 20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