🌛魂灵在野_night1

date
Mar 28, 2022
slug
night1
status
Published
tags
辞职
summary
离开工作,面对焦虑。带着遗憾离开了爱比釉,接着就是对生活意义和目标的焦虑。但更多的是来自效率和价值焦虑,被工作规训的灵魂,我好像不怎么懂得在生活环境里面去找生活的意义……
type
Post

遗憾离开

毕业已经是5年前的事情了,然而记忆里却有8年工作的感受。从大学期间听过一次林正刚老师的演讲,听到老师分享他这名“职业经理人”的职业生涯,这一个词,像一个老人淬火锤炼,把我心里的迷茫和杂念都敲开了,
“是这个!就是这个!”
和伙伴在大学野生无牌NGO做项目,到进入工作,这声音就时不时让我越装越有点职业经理人的模样。
从大学之后每一份工作之间的衔接基本都是没停下来的。像是18年从力嘉国际到林老师的团队,我离职前一个月就帮Sidney老师做事情。我每次切换工作,理由多是瓶颈期。这一次从爱比釉离开,遗憾更多,想当初在做22年计划的时候,心里构建的那些愿景,随着逐步交接给同事,都消散了。那些沟通会议、数据和动作,在这前两三个月其实就已经在公司行尸走肉,灵魂早就丢失了,有接触过林老师课程的人也只剩我一个,也没人在乎整个过程了。
可能早就预兆我应该离开了。

在被一只蜗牛追杀

在一片广阔的原野里,云不断跑过,月光时有时无。看了看温度计,已经到10℃。
风很大,我只能把车开到帐篷旁边挡一挡,坐在一张薄薄的月亮椅上,太冷了。只能带上手套,走了几百米,捡了一些干柴,锯小之后点了个篝火,火光摇曳在伸出来的手掌上,我脱了鞋把穿着袜子的双脚往火堆靠了靠,身上才暖了一些。
21年2月,这是我第一次露营。
平时也就看看漫画和新番,像是这么硬核的“休闲”,我一下就爱上了。
 
这些年工作,你说被规训了也好,进步也好,我似乎对价值和效率有着很强的焦虑。我也会偷懒,也会摸鱼,偶尔还会迟到,但无论如何,都必须完成一些事情,达成一些目标,我对没有劳动的休息是有负罪感的。
 
这些天没有工作,我除了把以前落下的Linux课学完了,让自己早起,送我弟去上班。
必须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。哪怕只是为自己做一顿饭。
 
真的必须这么活着吗?
想走起去客厅倒杯水,总得等到有第二件事情可以一起做,不然为了这点小事动身,“效率太低”
想喝杯咖啡,总得要找点事做,不然为了喝而折腾,“效率太低”
送我弟去上班,也要接个顺风车单,不然为了上班开车,“效率太低”
 
“效率太低”……“效率太低”’……“效率太低”……
 
没有工作的这段时间里,车贷、生活费等等在消耗着我的存款;
而没有目标的生活里,学习、运动、试着做弟弟的职场教练,也在消耗着我的价值效率……
 
我感觉自己在被一只蜗牛追杀,我似乎遇不到他,但也怕这一个剧毒的存在。
 
night2 打算写 直男试着用露营来疼爱自己的灵魂

© 陈新彦Arvin 2021 - 2022